暂时没有相关的景点信息。
    暂时没有相关的商品信息。
    暂时没有相关的酒店信息。
    暂时没有相关的线路信息。

圭山情——黄建明

作者: 来源: 发布时间:2006-03-13

    圭山,海拔二千六在公尺,是彝族聚居区,圭山山脉地跨陆良、师宗、路南、泸西、弥勒五县,由东北向西南绵延百多公里。路南境内的老圭山、小圭山,杨梅山诸岭峰的海拔均在二千公尺以上。山高林茂,自然生态积存得比较好,俨然一座阔大幽深的森林公园。
  遥望圭山,宛如一只大海龟,故名龟山,谐音圭山。换上角度看,其形亦如一振翅欲飞之大雁,故彝语谓之大雁山。圭山的美在于天然,没有丝毫人工的痕迹。
  登圭山顶峰,四周群山尽在足下。重重叠叠的远山有的巷岩斑驳,有的郁郁葱葱,在云烟浩渺的幻景中若隐若现,妩媚多姿,仿佛浓泼淡写的山水画卷。或躺或卧的近山是一片幽绿的世界:苍藤缠树,浓荫沉沉,显得特别厚实。从远到近, 到处都充盈着井然有序而又朦朦胧胧的绿色,令人感到想看看不尽,想走走不完。
  清晨凌顶可见波涛翻滚的云海,残阳夕照可赏群峰尽染的落霞。凭借色彩的变化,圭山更象一幅镶嵌在千里高原上的深博峻峭的浮雕,令人在雄峻中领略到了绿色生命的永恒。
   普拉河顺山势切东南余脉,从河谷仰视群峰,雄奇崔嵬的山峦直指蓝天。北坡,在明代秦土司设营扎寨、习武练兵的遗迹,清代亦曾在半山腰建过寺庙,庙内烟火兴旺,四方信男善女慕名来此求神。风风雨雨的圭山,留下了一代历史人物跌宕沉浮的足迹。明代著名旅行家徐霞客正是因为圭山战乱械斗而未能登临,他只好站在泸西遥望圭山,如实记录为“有一峰高悬,其南青浮上耸,圆若团盖,此即大圭山特峙于陆良、陆南、师宗、弥勒四州之交界。”
  山间腹地村落参差,房屋多用天我石板建造。别具一格的石板房,闪射着山区人民就地取材、巧用资源的智慧之光。“石板房子遮风雨、冬天暖来夏天凉。”房前屋后山花烂漫,果实垂枝,民谣唱道:“山腰核桃树,树枝伸四方;果儿结得好,撒尼心喜欢。”花果的繁茂给人间带来了无限生机。
  山里的花,最诱人的莫过于灵秀多姿的荞花。杜鹃红得过于热烈,荞花则红中带粉, 热情而妩媚,亲切而宜人,开白花的苦荞更展示出一片纯洁飘曳的玉姿。荞麦的主要价值在于食用并非观赏,“荞粑粑蘸蜂蜜”就是这里独具特色的风味食品。把荞面合制成圆形粑粑,放在火塘边慢慢烘烤,边烤边蘸蜂蜜细细品嚼,香甜爽口,余味无穷。
  荞麦有甜荞和苦荞两个品种,苦荞又称鞑靼荞。荞麦产量较低,一直被人们视为粮食作物中的下品,由于它有耐寒耐旱的特点,身居海拔两千公尺以上的彝族同胞曾一度以此为主食。人们哪里想得到,今天的荞麦却走了红,成为疗效奇特的医用食品,很多国家正在形成荞麦食品“热”。
  国际食品营养研究证实,荞麦是淀粉粮食中营养最丰富的粮种,它的蛋白质营养效价指数高达80—92(小麦为59,大米为70),所含脂肪多为不饱和的油酸和亚油酸,钙磷铁等十多种微量元素都高于其它粮种。国内外专家已作出鉴定:苦荞的多种营养素对糖尿病有显著疗效,对高血脂引起的心脑血管病和高血压病有较好的预防和治疗作用,利用苦荞食疗减肥降糖,已成为糖尿病人的福音。苦荞包含的大量叶绿素和芦丁是止咳平喘祛痰和扩张软化血管的良剂,苦味素则是健胃素,在量的VE—生育粉对不妊症和防衰老都有显著的效用。
  千百年来,山区人民把充饥食品和营养医疗食品合二而一地往肚里咽,在不知不觉中颐养天年;今天,荞麦的营养价值终于被科学家肯定下来了。
  圭山山麓的草场上,牧童吆喝着牛羊,青山绿草,黄牛白羊,有动有兀,展现出质朴典雅的山野风情。圭山羊种具有适应性强、耐粗饲、繁殖力强、体形大、产奶多等优点,得天独厚的条件促成了名扬四乡的传统风味食品“乳饼”的诞生。
  圭山是乳饼的故乡,农家自产的传统乳饼色正味醇,经行家里手细品苛评,无不交口称赞。相传,古老的年代,有一位彝家牧童常以羊奶解除自己饥渴。一在夜里,他把喝剩的半碗羊奶放在火塘边,次日清晨碗里的羊奶却蒸发成了块状乳饼,从此,彝族人民就学会了做乳饼。圭山乳饼成形大方,白嫩滋润,奶味鲜美,蒸、烩、煎、炸俱宜,香、脆、酥、甜皆备,既是招待宾客的佳肴,又可长途携带远方馈赠亲友的佳品,真不愧是雄踞一方的彝家传统风味。
  历史上长期的畜牧业经济,培养了圭山人民对牛羊的深厚感情,牛羊也为它的主人展示了独树一帜的风情。往昔,圭山妇女喜欢披一张鞣制而成的洁白羊皮,既能御寒,又是装饰。至于传统食品“汤锅”则一直兴盛至今,摔跤场边,滚烫的羊肉汤锅清香扑鼻,鲜嫩适口,配上二两自酿烧助兴,真使人不醉无归。
  圭山的民风民情至诚至美,素以勤劳自爱,自强不息著称于世。旧社会,他们在水深火热的社会底层苦熬,“锅里没有粮,灯里没有油,一件麻布衣,遮过夏和冬”用一斤乳饼和能换一斤盐,用一只母鸡才换得一颗针,但是这里从未出现过一个乞丐,因为人们以知耻为勇,以勤劳为荣,以自强不息为立身于世的价值。他们的生活之艰难,感情之丰富,情绪之乐观,性格之坚毅,曾使一批到圭山作过实地调查的学者感叹不已。闻一多先生愤慨地说:“我们认识了这个民族的我限丰富的生命力。为什么要用生活的折磨来消耗它?”
  淳朴宽厚,扬善除恶的传统美德成了圭山人衡量事物的美学标准。他们以热情好客、尊老爱幼、助人解难为美德,谁家盖房建屋,全村的人就主动来尽义务,有的运来石料、木料,有的赞助粮食、腊肉……一家人的困难化为大家的义务,每一幢房子都凝聚着乡亲们的智慧和辛劳。他们从地里收回的粮食多放在室外,一串串金黄耀眼的包谷悬挂在村头村尾的树枝上,门窗也多不挂锁钥。如果偶然发现谁有偷摸行为,就遭到全体村民的鄙弃乃至惩罚。他们用纯洁透明的灵魂净化了复杂的社会环境,用行动宣扬了勤劳自好的民族美德。在历代爱国主义战争中,彝族人民都将一批批优秀青年送到前线去浴血奋战,老老少少挑起了战场以外的沉重负担,这种坦荡无私的奉献,历史将永远留下印记。
  1939年,在张冲同志的积极倡导和支持下,创办了圭山小学,1940年增加了简易师范班和师训班。解放初期,人民政府创办了圭山民族中学。学校教育给彝族地区的经济文化生活以深远的影响,因为知识与文明是人类走向未来的灯塔。
  圭山,是老区,是山区,是民族地区,历史贡献有口皆碑,它不应该仅仅是内容丰富的博物馆,而应该是特点鲜明、繁荣昌盛的宝地。在改革开放的年代里它将走向富裕繁荣。
  • ·相关文章
  • 暂时没有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 注意事项 】
网上发言,请尊重网上道德,遵守《全国人大常委会关于维护互联网安全的决定》及中华人民共和国其他各项有关法律法规。
标 题:
内 容:
   
最新评论0
第一页上一页下一页最后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合作伙伴 | 申请加入链接
360网站安全检测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