暂时没有相关的景点信息。
    暂时没有相关的商品信息。
    暂时没有相关的酒店信息。
    暂时没有相关的线路信息。

长湖恋——杨振昆

作者: 来源: 发布时间:2006-03-13

    我对长湖的向往,不知是始于何时。也许是从早年听到她的许多传说故事开始的;也许是年轻时看那诗一般的电影《阿诗玛》萌生的眷恋之情。但不管怎样,多少年来,关于长湖的梦总是带着神秘而浪漫的色彩萦绕在我身旁。长湖似乎是有生命的,她的每朵浪花,每块石头都会讲述神奇动人的故事。
  关于石林长湖的起源,彝家是这样传说的:天神古兹不佩服彝家的摔跤英雄努斯玛,便来和他比赛。摔跤始了。他们粗重的喘气使沙飞石走,天昏地暗;双脚蹬踏地面,响声如雷,使山谷为之震动。但是,三次比赛都以古兹天神失败告终。第一次,他被努斯玛摔倒跌坐地上,留下一个深塘,以后便形成了圆湖。第二次,他被斜摔在地,砸塌的地方成了月湖。第三次,他被努斯玛高高举起摔出老远,横身落下,便砸成了长湖。这传说记载着撒尼人民敢与天神搏斗的自豪与骄傲。
  长湖的水纹曾录下阿黑与阿诗玛真势动人的情歌。长湖的湖面曾摄下阿黑与阿诗玛相亲相爱的倩影……长湖在我的心里,就像一面磨镜,会幻化出五颜六色神奇的光彩;长湖在我心里,贮满的不是普通的水,而是圣洁的深情。
  长湖离昆明仅一百三十二公里,离路南县城只有十五公里,但工湖尚无旅游设施,要去,必须有专车前往。人们常习惯于在别人脚印填满的地方,添上自己的脚印;人们蜂拥到石林, 去看变成石头的阿诗玛,却忘记了她所热爱的生她养她的故地。
  多少年后,当我真正来到长湖边时,我仿佛是来发找一个旱年的梦境,仿佛是走进一个幻想中的天地。
  静呵,周围是出奇的恬静:没有村寨、没有人影、没有尘烟、没有喧嚣。三百米宽、三公里长的洁净透明的湖面雾气蒸腾,甚至看不到一点波浪,听不到一点水声。湖的国周,松林环绕,走在松林和落叶铺成的小路上,脚下响起细碎的沙沙声。林中,鸟鸣时高时低,时远时近,不时响起,叫得婉转,叫得动听。林边土路上,似有牛车走过,牛铃声在湖面上久久地回荡,叮咚叮咚,象摇着我走入梦境。
  这就是阿诗玛生活过的地方。这水、这村,这山仿佛都藏着一个个神秘的故事。四周起伏的山峦中,尤以磨盘山形状独特怪异。它拔地而起,形似磨盘,树木蓊郁有如冠盖。象一尊守护神,保护着这洁白无瑕的秀湖。在天光云影共徘徊的湖面上,磨盘山峻峭的倒影时隐时现,平添了几分秀色。一脉山峦象一们身姿优美的少女,安详地躺在守护神脚边,睡意正浓。这就是阿诗玛吧?哦,我放轻了脚步,生怕打扰了她的梦境。
  湖中有一小岛名叫蓬莱。这名称似乎有些俗,但这岛在湖中随水涨落,有时可见它绿树荫下,洁白似洗的晴沙和碧绿和茵的芳草;有时只见水面树冠如帆,起伏沉浮,确乎有些仙气。
  湖边怪石奇岩,参差错落,隐没于绿草红花之间,有的象仙翁醉卧,有的如渴牛伏饮,有的似群童嬉戏。最奇的是水中矗立着一块巨大的石头,有人把它称为摔跤石,酷似两个跤手,相互抱腰,粗壮的腿上犹有千钧之力,浑厚朴实的相貌,形体衣褶,依稀要辨。这也行就是剽悍的跤手的化身吧。
  久居喧腾烦扰的城市,突地来到这湖边独处,身心的劳顿都似乎涤净,顿生一种超凡脱俗,羽化成仙之感。我甚至确信阿诗玛就在这山水之间,我想找寻,我想呼唤,阿诗玛在哪里?也许也在湖边风拂水摇的芦苇花中,不在,在阳光照射下,怎么竟会闪射出如银俯金梦幻般的光彩;也许她在水中晃眼的虹彩里,不然那随着涟漪漾动的霞光,怎会这般美丽迷人;也许她在湖边那些神奇的石岩里,不然,那富灵秀之气形状和异的石头,怎么都有生命一般,聚集在这里。
  我似乎找到了我早年的梦境,那不是一个洁白无暇,恬静安适,没有被打扰,没有被玷污的梦吗?那不是一个充满幻想,令人心驰神往,没有被生活所拖累的梦吗?我真想走入长湖的水中,带着这梦幻沉沉地睡去,不再醒来。
   静呵,长湖这出奇的静,轻雾般迷漫在我的四周,把我融化了。我多想有更多的人能来分享这梦幻般的时刻,来涤荡那尘浊填满的心胸。但我又怕,怕不安份的人们打破了这甜静谧的梦境,惊扰了阿诗玛的宁静……
  • ·相关文章
  • 暂时没有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 注意事项 】
网上发言,请尊重网上道德,遵守《全国人大常委会关于维护互联网安全的决定》及中华人民共和国其他各项有关法律法规。
标 题:
内 容:
   
最新评论0
第一页上一页下一页最后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合作伙伴 | 申请加入链接
360网站安全检测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