暂时没有相关的景点信息。
    暂时没有相关的商品信息。
    暂时没有相关的酒店信息。
    暂时没有相关的线路信息。

寻找阿诗玛——张永权

作者: 来源: 发布时间:2006-03-13

    来到春城不到石林,算不得到了昆明,到了石林,见不到“阿诗玛”,恐怕也没真正到石林吧。
  于是,来自海内外的旅游者,都争先向着昆明之南的石林的驱车而去。坐在我旁边的,是一位来自壮乡的诗人。他乐观、幽默说话时拖着长长的尾音:“老张,到了石林,就可以 见到阿诗(细)玛了罗——。”我点了点头,算是对他的回答。而他,也许是第一次来云南,兴致极高。话也特别多:“我们壮乡有刘三姐,你们云南有阿诗玛。广西和云南都是如诗如画的地方,阿诗玛和刘三姐都是美丽的姑娘。”人说诗人多联想,他不仅联想丰富,而且还带有一点儿孩子般的天真。中午,车到石林,我告诉他:“到了。”他转身跳下车,便旁若无人地大声叫道:“我们到石林了——,我们可以见到阿诗玛了——!”
  他的举动,顿时吸引了许多人的目光,有两个穿着淡黄流行色紧身上衣的时髦小姐,望了他一眼后,还嘀咕了一声:“真是一个疯子!”
  她们是不可能理解这位充满了激情的诗人的。
  由于工作的关系,我是常来石林的,心情虽不象他那样激动,但对他孩子似的天真,过去也是有同感的。因此,一下车我便自充导游拉着他往神秘的石林钻去。
  相反,这时他的话少了。
  他一边走,一边看,每到一处风景点,他都要停下来,向着四处找觅。我给他讲那些象形石头的故事,他似乎了民不怎么热心。
  我有点纳闷,心想,这个客人也太难侍候了。
  好不容易我们爬上了望峰亭。这儿真高真险,天蓝蓝的,离我们太近太近,似乎伸手便可以摸到那时而飘来的白云。我们的脚下,却完全是一个石头的世界,那大片大片的石树、石笋,灰茫茫的,在阳光下闪着奇异的光彩。这儿的每一块石头,都是一个活着的生灵,每一根石柱,都给人无穷的遐思。无论是天上飞的,海中游的,地上跑的,都可以在茫茫的石海中,找到它们的同伴。大自然太伟大了,它用这石头营造的艺术,显示了美的永恒,显示了美的力量。我再一次陶醉了。我觉得:美国那些去写石头的“石头派”诗人们,要是来到我们的石林,他们的创作,也许会重新获得新的艺术生命。
  我的同行,站在这高亭之上,望着这遍地的石头,仍在寻觅,仍在沉思。他在寻找什么呢?是不是石林给他的灵感,使他有了新的构思?我忍不住问道:“老兄又从石头上找到了诗吧!”他回头一笑,答曰:“不假,这儿和我们的漓江一样,遍地都是诗,漓江秀丽深情,诗人们的作品也因此纤细婉转。而这石林,粗犷壮美,刚中有柔,豪放中藏秀美。这里的诗,就更难写了。”原来是诗人想写好石林,也有些犯难了。“不过,我还是要写。你等着看吧,我写石林的诗,决不会比你这位‘老石林’差的。”他爽地说着。停了一下,他又向远处望去,仍在寻找什么,自语道:“可是,这阿诗玛,到底在哪里呢?”
  原来如此!他在寻找阿诗玛。看来,我还是不太理解客人的心情。他见我歉然的样子,便说道:“你不是说,见不到阿诗玛,算不上到了石林吗?”我忙向他赔不是,立即带他走下望峰亭,向站小石林走去。
  这儿早已是人的河流了,那彩裙、花衣,泛起五彩的波浪,那些拍照的,排着长队,有的外来游客,已经到了阿诗玛的面前,还在问:“阿诗玛呢?阿诗玛在哪里?”我们扳开人流,往里挤着,挤着。阿诗玛啊阿诗玛,多少国家,多少游人,都把目光投向了你,你征服了这样多的人心,不能不说你是撒尼妇女的骄傲。你是石林的骄傲。
  此时,她立在湖畔,迎接着壮乡诗人。老远老远的,客人便叫起来:“看,快看,阿诗玛,阿诗玛——!”
  太美了,阿诗玛;太迷人了,阿诗玛!在明媚的阳光下,她婷婷玉立,苗条的身材,悠美而自然的曲线,不知吸引了多少人的目光。仔细一瞧她似乎微扬着头,背着竹篓,双手勒着背绳,正向人们走来呢。我们望着她、她望着我们,站在不同的地方,她又显出不同的神太。诗人问我:她在眺望什么,是在等阿黑,还是在憧憬幸福的明天。诗人感叹叹了一声,说道:“可惜她和我们的刘在姐一样,生错了时代。要是他们都生活在今天,想唱就唱,想跳就跳,那该是多么幸福啊!”
  诗人正陷入一种美的意境之事,突然又从远处传来了隐约的鼓乐之声。诗人对音乐是很繁感的。我们立即寻声而去,只见一个草坪上一群撒尼青年正在联欢。小伙子穿着对襟的民族服装,抱着月琴,弹着三弦。姑娘们一个个都打扮得花枝招展,那美丽的头饰、露出一绺青丝,那约色的围裙,衬着她们如花的笑脸,真是美极了。随着三弦月琴有节奏的声音,姑娘们跳起了热烈的“阿细跳月”。小伙子们高兴了,三弦弹得更响。姑娘们击着掌,舞步更加欢快,联欢达到了高潮。场内场外,歌声、掌声、琴声,汇成一片。来自壮乡的诗人,鼓着掌,达到了忘情的地步,他望着那一群翩翩起舞的撒尼姑娘,不禁高声叫了起来:“阿诗玛!阿诗玛!”
  “对,她们是阿诗玛。”我指了指一位长得插漂亮的姑娘,对他说:“你知道吗,她就是被人们称为今天的阿诗玛的小普。”诗人望着她,那凝虑的眼神似乎在问:“阿诗玛,为什么单指她一人呢?难道仅仅是因为她长得最美吗?”我告诉他:“小普不仅是这儿最美的姑娘,歌唱得好听,舞跳得迷人,她还会讲一口流利的英语。还经常给外宾表演节目,担任导游。在导游中,一位海外游客受上了她,不仅给她寄了许多钱物,还写了一封充满深情的求爱信:“我要是得到了你这样一位漂亮的撒尼姑娘的爱情,也就是得到了阿诗玛的爱情,我也找到了最大的幸福。”小普退回了他的钱物后,又给求爱者回了一封有趣的信:“阿诗玛是生长在石林上的撒尼姑娘,离开了石林,她的生命也就完了。……
  “回答得太妙了!”诗人听到这儿,不禁热情赞扬道。然后,他又自语道:“美好的地方,美好的人民,美好的心录!阿诗玛,我找得你好苦哟,原来你不就在我的身边吗?”
  是呀,何须寻觅,石林的撒尼姑娘,不都是阿诗玛吗?
  这遍地的石头都在歌唱着一支美好的歌呢:阿诗玛在这里,阿诗玛在这里……
  • ·相关文章
  • 暂时没有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 注意事项 】
网上发言,请尊重网上道德,遵守《全国人大常委会关于维护互联网安全的决定》及中华人民共和国其他各项有关法律法规。
标 题:
内 容:
   
最新评论0
第一页上一页下一页最后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合作伙伴 | 申请加入链接
360网站安全检测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