暂时没有相关的景点信息。
    暂时没有相关的商品信息。
    暂时没有相关的酒店信息。
    暂时没有相关的线路信息。

石林风雨——方纪

作者: 来源: 发布时间:2006-03-13

我们为时一周的圭山的之游,是从奇异的石林开始的。
  圭山,是一个美丽动人的地方。这里不但有圭山,有长湖,有阿诗玛,更好的是有居住在这青山绿水之间,创造了阿诗玛的撒尼民族
  这曾经是一个被压迫、被驱逐、被赶得到处流浪的民族。但是一个不屈服,不悲观,勇敢而坚强的民族。这是一个现在还比较贫困和落后,但是一个勤劳、正直、有优良传统和光明前途的明族。
  这个民族,在历史上最紧要的关头首先走上了战斗的岗位,为自己开辟了光明的道路;在解放战争期间,圭山,成了云南最早的游击根据地;撒尼民族贡献出来自己最优秀的儿女参加了共产党和游击战争。
  正象云南民歌里唱的:
    云南人民闹革命,
    圭山打出第一枪。
  云南的六月,是一个多雨的季节。但不是江南的梅雨,北方的阵雨;是有着春天的阳光,秋天的云,夏天的温湿的雨。
  早晨,阳光普照。阳光是清晰的,柔和的;由于这里的空气和水,阳光象初开的柔嫩郁金香花瓣。
  汽车在昆明城外的尤加立树林中穿行。尤加立树高高的、挺直的,仿佛是旋转着身子生长,一直伸向蓝天的天空。
  这里,天空显得很近。可以看得见一层淡淡的,象空气一样稀薄的云在晴朗的空间流动。于是,阳光闪烁着,象透过丝织的帷幕,投向尤加立树的长长的叶子。叶子闪动着,树林中充满了灿烂的光彩。
   小鸟象刚刚醒来的孩子,兴奋地在头顶上吵闹。云南有各种各样不知名的鸟,彩色的羽毛、嘹亮的叫声,在闪烁的阳光中,象流星一样穿行——仿佛这里还有一人类所不知道的鸟的快乐的世界。
  云南的空气是透明的。象水晶体一样,但是比水晶更柔和,而且富有色彩的变化。你能看清楚视力所及的一切东西,就象在望远境里,在照相机的取景框里所看到的那样。眼睛很舒服,一点也不吃力;所有的山川景物,连同它的的形状,色彩,以至自然的力量,都仿佛是自动地反映到你眼中来。
  这里的人,眼睛也特别明亮。象这里夜间的星星,象映着明净天空的池水,象一个满怀激情的人望着你的时候那样。
  远山笼罩在透明的空气里,弯弯的,闪耀着,象是路旁一闪而过的撒尼姑娘的眉毛。
  树林笼罩在透明的空气里,每一片树叶都反射着阳光,象是秧田里闪动着的撒尼姑娘头上的珠子。
  稻田映着晴空,新秧在微风中摆动,田野也整个是透明的。
  田里传来歌声,歌声飘过水面,飞扬在湿润的空气里,——仿佛歌声也是透明的。……
   远处,滇池直立着,阳光在水面上涌起来,象一块发光的绸子,裹住在西山脚下。于是滇池,也象是透明的。
  云南的云也是透明的,仿佛光线可以一直穿透它。头顶上浮动着的柔软的云,远处堆积着的厚厚的云,白的,灰的,淡黄和淡紫色的……随着时间,光线,位置和角度的变化,在变化。
  这使得这里的山,水,树木,田野,都蒙上了一层变幻着的奇异的光彩。……
  云象轻纱一样的空中飘扬,仿佛是天上仙子御风而行扬起的带子;云像彩旗一样在空中舒卷,使人想到“五一”节在天安门前;云像雪山高耸,象海浪排空,象撒尼姑娘赶着的乌黑明亮的羊群,在远处山上滚动。……
  于是,雨来了。从云岭上,不知不觉地来了。
  云南的雨,也是透明的,因为远处依然照耀着明丽的太阳。雨,象绢丝织成的纱幕,象珍珠串成的帘子;从透明的、乳白色的天空垂下,垂在碧蓝碧蓝的阳宗海上。
  阳宗海激荡着,开满白色的浪花,象一池盛开的睡莲。
阳宗海激荡着,开满紫色的浪花,象空中撒下来一池珠砂玉兰花瓣。
  阳宗海反映着变幻的天空,变幻的云,滚动着白色的浪花,又象一只滚动着无数珍珠的紫石英的盘子。
  这时,汽车正爬上云岭,我从两千公尺以上的高空,看着这奇异的景色。
  汽车在云岭上盘行,穿行云雾穿过雨。白云在脚下,象翻腾的海浪;汽车象船只,在海面上滑行。而头上,又闪出了绚丽的阳光。
  于是,诗象空中的流云,从脑际中闪过——
    我来到了这样的地方:
    这里的空气是透明的;
    日光绚丽,连草木也发光,
    天空的彩云象旗帜飘扬。
    这里的人有明亮的眼睛,
    象这里夜晚的星星,
    象知心的人坐在你身边,
    这样深,这样近,这样明亮!
    这里有唱不完的歌,
    劳动的歌,爱情的歌;
    月光下,大三弦响起热情的风暴,
    公房里,口弦倾诉着温柔的情肠。
    当节日来临的时候,
    遍山烧起明亮的火把,
    象撒尼民族发光的心录,
    照耀在青青的圭山上。
   汽车翻过重叠的山,那被青松和翠竹覆盖着的山,汽车滑下弯曲的路,那被象赤金一样的红土覆盖着的路。
  于是石林,象一力从天空坠落的乌云,象一片从山间涌起的紫雾,凝结在铺满夕阳的草原上。
  周围是线条柔和的红色的丘陵,是刚刚被雨洗过的苍翠的松林。
  于是石林,又象是一座盛在红色宜兴陶盆中长满藓苔的太湖石。
  汽车滑下山坡,越来越近,而石林,却看不见了。
   转过一座山脚,爬上一座山岗,车停了,石林,还是看不见。只看见近处的树,天山的云,发光的稻田,撒尼民族的生产队在田间插秧。歌声此起彼落,此呼彼应。
  然而沿着面前的石级,只几步,登上一块岩石,石林,象忽然从地下涌出,耸立在面前。
  果然,石林象一片森林的化石,又象一排凝止的海浪;更象是一片闪着青光的刀山剑峰!
  这真是一种奇异的景象。我不知道地质学家怎样解释?我跟查勘长江学到一点地质常只,我知道,这也是石灰岩的“喀斯特”现象,但它不同于胜甲天下的桂林的山,不同于三峡中的溶洞,而是象从地下生长出来的,整齐地排列着,互相分离,而又互相重叠的真正的石林!也许它只是从地表风化而成?还是地下水的侵蚀所致?眼前的一片石林,是上锐下广,形如刀剑直立;远处的一片却是上广下锐,状如牛羊走卧。而且在它们身上,都有水平相当的、整齐的断纹;难道是被什么由空而降的巨人,手执宝刀,拦腰一挥?或者,这是石灰岩中的来夹有极薄的煤层,露出以后,风化的结果?但也许是地下水们长期停留的痕迹。……
  我不是地质学家,无由判断,只能惊叹于自然造物的神奇而已!
  但是我知道,石林,不只是地质上的奇特现象,供人游赏的风景区;石林,守在圭山的大门口,象是撒尼民族的卫兵,象是撒尼民族坚强性格的征象!
  在清朝末年,撒尼民族曾经在这里起义反抗过民族压迫和封建统治;后来,在解放战争中,它又成为了云南人民武装的游击根据地。
  我们沿一条有红色箭头指向的道路穿进石林,象穿行在刀山剑峰之中。爬上石壁,穿进洞窟,忽而伏行地下,忽而越过山巅,从悬崖上攀缘而过,从断涧中跳跃而下。……
  这里原来并没有路,只有野兽的足迹。现在游人所走的,正是当年撒尼人的战斗者的道路。
  这道路是奇特的,险峻的。或者应该说,这其实并不是路,是在石壁的夹缝中,悬崖的边缘上,和深深的洞窟里,留下来的战斗者的足迹。
  走在里面,你不由得会发生一种兴奋而且紧张的感觉,象是要去从事一桩什么神圣的事业。
  如果你这里呐喊一声,声音就会象在一座集合起来了的兵营列队报数一样,从石壁传到峰顶,从峰顶跌落悬崖,又从悬崖穿进洞窟……倾刻,全山响遍,仿佛石林是一个不可分割的整体,整个石林在呼应。
  这景象是奇特而雄伟的,能使人感觉到一种力量!
  因此石林,又如同整座山是镂空的雕刻,是剔透玲珑的,象撒尼人的聪敏的心灵。
  我们沿着撒尼人的战斗的道路漫游在石林中。我看见,在一座只有一线道路可通的高耸的石峰上,有开凿在石岩上的水池,一泓清泉,常流不息。
  据说,这是当年战斗的撒尼人的坚守的以最后的一块阵地。
  在石林深处最为隐蔽的石洞中,我们看见了石臼,石杵,石磨,和破碎了的饭碗。
  据说,这是当年战斗的撒尼人的“厨房”。
  这里还有从泥土里挖掘出来的长矛和刀剑;虽然生锈了,还依然能想风它当日的光彩!
   在石林旁的空地上,还有一片树叶茂密的桃树。人们说,这也是当年战斗的撒尼人栽种的。而且这桃树,四季花开,常年不谢。……
   ——我不愿意追究这些说法的真实程度,因为我从中理解了撒尼人的向往自由的真实的心灵。
  在我们面前,飘扬着一朵白云。镶了金边的、象一面旗帜一样的白云;透过石壁的罅隙,在碧蓝的一空上,在我们面前,飘动。
   追逐着这白云,我们爬上一座又一座石峰,穿过一个又一个石洞,也不知走了多少路,而白云,闪着金光,象旗帜,象有知的精录,依然在我们面前飘动!
  我们实在累极了,想休息。但眼前,又是一座高峰,爬上这座高峰,忽然,在一块犹如天外飞来的岩石上,出现 一座朱漆的凉亭。
  立刻,疲倦消逝了。登上凉亭,极目四望,石林,在我们面前,象一支阵容森严的队伍,高举着刀抢剑戟,等候冲锋的命令!
  这时,乌云遮蔽了阳光,石林暗淡了,象披上钢铁的铠甲。
  风,在山间轻轻响起,穿过石林,发出了凛然的呼啸。
  雨来了,风雨陬至,敲打着玲珑的石壑,有如刀剑铮鸣;冲刷着峭立的石壁,重叠的石壁,又象是千军万马的厮杀声!
  眼前的景象把我的想象引向遥远的年代——象是目击了撒尼民族争自由的猛烈的战斗。
  望着笼罩在发光的雨柱中的石林,听着风雨在山间轰鸣,一任想象在广大的时间和空间里驰聘……诗,也如风雨之骤至:
    石林,在风雨中矗立着,
    山峰谷壑轰然而响,
    象刀剑铮鸣,
    象千军万马的厮杀声!
    在那黑暗的年代,
    石林,坚强的站在
    这苦难的土地上,
    象撒尼民族不屈的性格;
    象撒尼人的战斗,
    顽强而且机智,
    在山顶蓄下最后的饮水,
    刀剑握紧的手中……
    在风雨中,石林震响,
    象整个撒尼民族站起来,紧紧站在一起,
    筑成战斗的长城……
  然而,时间不长,风雨过去了,太阳透出云层,又照耀在美丽的土地上。
  于是石林,又以一副崭新的面目出现在我们眼前——在夏天傍晚的、雨后的、色彩艳丽的阳光下,重叠的石林,被雨水洗过的光洁的石林,由于阳光的阴影的错动,象一座宝石山一样闪耀着!
  山上流着淙淙的清泉,应和着头上的鸟鸣;远处田野间,又传来撒尼姑娘嘹亮的歌声。
  石林,变得峻拔而秀挺,充满了光明和音响……于是诗又接连下去——
    象撒尼民族优美的心录,
    当太阳照耀在
    峻拔的石峰,秀挺的石峰,
    石林,象宝石山一样闪耀!
    清泉在山间流过,
    白云也象山泉一样,
    带着云端的鸟音,
    和田间撒尼姑娘的歌声……

  • ·相关文章
  • 暂时没有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 注意事项 】
网上发言,请尊重网上道德,遵守《全国人大常委会关于维护互联网安全的决定》及中华人民共和国其他各项有关法律法规。
标 题:
内 容:
   
最新评论0
第一页上一页下一页最后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合作伙伴 | 申请加入链接
360网站安全检测平台